克隆卡盗刷案件中,银行一定要承担赔偿责任吗?

编辑丨许建添(微信号:xujiantian)单位 | 88必发手机娱乐律师事务所(上海/北京/深圳)发布日期:2016-04-29 10:13:46

?本文由上海88必发手机娱乐律师事务所赖林辉实习律师整理

近几个月以来,关于银行卡被盗刷的案例(注:本文所指银行卡盗刷案件,是指通过复制持卡人信息伪造的银行卡,在输入正确密码的情况下,盗取真卡内存款的而引发的民事权益纠纷)在各类媒体上频繁报道,与之应景的是关于持卡人向银行索赔获得胜诉的案例亦常被报道。此类报道大大增强了被盗刷持卡人维权的信心,由此也引发不少银行担忧在今后的可能面临的银行卡盗刷诉讼案件中败诉风险增加。那么,克隆卡或伪卡盗刷案件中,银行一定要承担赔偿责任吗?

根据本所微信公众号于2016317日发表的《全国银行卡盗刷诉讼案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统计,《报告》共计录入全国银行卡盗刷案件857起(经过一审和二审的案件视为一起案件),其中308起判决银行承担全部责任(占比约35.94%)、451起判决银行承担部分责任(占比约52.63%)、98起判决银行不承担责任(占比约11.81%)。然而,上海地区银行卡盗刷案件97起,其中83起判决银行承担全部责任(占比约85.57%),3起判决银行承担部分责任(占比约3.09%),而仅11起案件是判决银行不承担责任(占比约11.34%)。

在上海地区的11起判决银行不承担责任的案件中:有3起案件在审理中持卡人承认真卡被盗之后挂失之前卡内资金被盗,故判决银行不承担责任;有2起案件系通过网上银行转账将卡内金额盗走,银行没有过错,故不承担责任。除此以外,在涉及伪卡(或克隆卡)盗刷的案件中:只有6起案例是银行获得了全面胜诉(即对于持卡人的损失银行不承担赔偿责任),占盗刷案件的比例仅为6.19%只有3起案例判决银行对持卡人的损失承担部分责任,占盗刷案件比例仅为3.09%。但这9个案例中法院依据事实与法律作出了有利于银行的判决,对银行在预防及应对涉伪卡(或克隆卡)盗刷案件具有重要价值,因此笔者分别予以整理。

在这9个案例中,又可分为两类:

第一类案例中,法院的主要裁判观点是银行卡盗刷案件中银行承担责任应以伪卡存在为前提。如果持卡人以银行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暨未能保证银行卡的唯一性以及不可复制性)为由,起诉要求银行承担违约责任的,持卡人应先初步举证证明损失以及存在伪造银行卡,否则银行无需对持卡人的“损失”承担责任。案例1-6属于第一类案例。

第二类案例中,法院的主要裁判观点是银行卡盗刷案件中银行可基于储户用卡不当减轻责任。在已经认定伪卡盗刷的前提下,如果持卡人存在随意出借银行卡、被骗提供卡号及身份信息、密码设置过于简单或者多人知道密码等可能泄露银行卡及密码信息情形的,银行可以持卡人在银行卡盗刷案件中存有过错为由,主张减轻其违约责任。案例7-9即属于这一类。

本文就这9起案例的案件事实、裁判要旨及判决结果作归纳,供各位参考。

?

案例1:中国银行上海市天钥桥路支行与林震宙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案〔案号:(2015)沪一中民六(商)终字第422号〕

【案件事实】

持卡人林振宙在消费时发现密码错误,至银行查询密码时发现其在台湾期间其银行卡在广东省多地进行取款等操作合计支出156,200元,隧委托案外人至上海某公安分局报案,在与银行协商无果后诉至法院,中行天钥桥路支行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裁判要旨】

被上诉人林震宙作为持卡人,应当就异地发生的非本人、非真实银行借记卡的违法交易,进行基本的举证,此系法院判断本案中是否存在伪卡交易,是否存在盗刷行为,相关损失是否当由发卡行承担赔偿责任的前提。原审法院在被上诉人林震宙未能提交充分的相关证据,以证明涉案异地交易是系伪卡交易的前提下,即认定上诉人中行天钥桥路支行为此承担持卡人全部损失的赔偿责任,明显不妥。上诉人中行天钥桥路支行作为金融机构确实应当履行其向社会消费群体所应负有的用卡交易安全的保障义务,而被上诉人林震宙作为储蓄合同的相对方即持卡人,在遇到其涉案银行账户存款的资金损失时,当适时积极地取证,争取对自身合法利益的有力保护。

【判决结果】

一审判决:中国银行股份有限企业上海市天钥桥路支行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林震宙人民币156,200元,并支付该款自2013113日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

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林震宙的诉讼请求。

?

案例2:闫XXXX银行上海市分行信用卡纠纷案〔案号:(2013)浦民六(商)初字第7220号〕

【案件事实】

持卡人闫某在A银行申请开办了信用卡一张,在卡背面持卡人签名栏留有闫XX”签名。某日,闫某接到手机短信,发现该卡在广州某处通过POS机多次消费共计12,000元。闫某从哈尔滨乘坐飞机到上海出机场后至上海市某公安局分局报案,在与A银行协商无果后诉至法院。

【裁判要旨】

原告的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系争交易发生时信用卡处于原告身边。虽然原告提供了系争信用卡复印件、航班说明及机票等证据证明系争信用卡一直在原告身边,但航班说明及机票仅能证明系争交易发生时原告本人不在交易发生地点·····综合以上各因素考量,无法确定原告持有的系争信用卡存在伪卡被盗刷情况。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闫某的诉讼请求。

?

案例3:葛海璋与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市雁荡路支行借记卡纠纷案〔案号:(2015)沪二中民六(商)终字第108号〕

【案件事实】

持卡人葛某系工行牡丹灵通卡持卡人。201336日该卡卡内余额为人民币22,766.85元。同月8日、9日,卡内资金通过ATM机被多次异地取款。葛某发现后想上海市某公安分局报案。在与银行协商无果后诉至法院,葛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裁判要旨】

葛某坚称灵通卡始终由自己持有,但无法证明钱款被提取时自己的去向,故原审法院认为无法排除系争交易是使用真实的银行卡进行交易并无不当。且葛某向公安机关报案后,目前未查实系他人使用伪造的银行卡进行盗刷,亦无法证实银行交易系统存有瑕疵,故对葛海璋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撑。原判正确,应予维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案例4:吴松平与平安银行上海分行、X快递企业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案号:(2013)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2183号〕

【案件事实】

吴某系平安银行信用卡用户并开通手机短信提醒服务,交易方式为无密码凭签名确认。201326日,吴某收到平安银行在交易成功消费4989元的手机短信提醒后当即致电平安客服否认消费,在垫付该笔消费款后与银行协商无果隧诉至法院,吴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诉讼期间,吴某仍正常使用该信用卡。

【裁判要旨】

侵权责任的承担以损害后果的存在为基础,故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4,989元信用卡刷卡消费是否构成吴松平的损失。就本案目前证据看,吴松平提供“王平”签名的签购单,认为是他人伪造其尾号为3119的信用卡进行了消费,但根据常理,本案交易若系他人基于侵犯吴松平财产的恶意,伪造信用卡并冒名使用的话,不太可能仅发生本案一笔消费,也不可能在吴松平不进行报案、不挂失信用卡的情况下对吴松平卡内剩余的大额授信额度不予使用。而鉴于吴松平并未丢失尾号为3119的信用卡,且在本案交易发生以后,仍继续持有并使用,故并不能完全排除本案署名“王平”的签购单是在吴松平授意或者准许的情况下使用真卡所为的可能性。在此情况下,考虑到举证能力及举证的难易程度,应由吴松平举证证明消费发生时其自身及尾号为3119的信用卡的所在情况以排除上述可能性,本案中,吴松平未作上述举证,故原审法院认为吴松平未证明损害已经发生并据此判决本案侵权责任不成立是正确的,本院予以维持。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案例5:许模英与中国农业银行上海闵行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案〔案号:(2015)闵民四(商)初字第269号〕

【案件事实】

持卡人许某在农行某支行办理了一张金穗借记卡。某日,许某在上海松江住所处进行网上银行操作时发现卡内三万余元不见了,故报警。许某称其中的两笔黔汇通消费(已开通黔汇通转账业务,但未开通短信通知)和五笔在山东的取现并非其所为。在与银行索赔无果的的情况下,许某诉至法院。

【裁判要旨】

原告在行某支行开通帐户,与其存在合法有效的储蓄存款合同关系,原、被告均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原告认为被告在系争消费和取现业务中存在违约情形,应提供初步证据证明上述业务非使用系争借记卡所为,但原告对此并未提供足够证据。首先,黔汇通消费系手机银行操作,与消费地点无关;其次,取现业务虽发生在山东省,但原告在事发5天后才报警,时间上足够原告往返;最后,原告未在第一时间发现系争消费和转账行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其未对该卡开通短信通知。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许某的诉讼请求。

?

案例6:邢安顺诉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企业上海市闵行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案〔案号:(2015)沪一中民六(商)终字第272号〕

【案件事实】

上诉人邢安顺在工商银行上海市兰坪路支行办理了一张借记卡(卡背面未签名)。该卡在2014331日发生一笔金额为4万元的取款,邢安顺主张该笔取款不是其所为起诉要求工商银行闵行支行返还4万元并支付利息。一审判决后,邢安顺不服,提起上诉。

【裁判要旨】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银行在办理系争4万元取款业务中是否存在违约。第一,根据上述规定,办理5万元以下存款银行毋需审核身份证件。第二,没有证据证明系争4万元取款业务是伪卡盗刷。第三,一般情况下密码正确即可视为本人交易,银行审核了密码,通过正确的密码判断系争交易系出于邢安顺的真实意思表示,故银行没有任何不当之处。第四,邢安顺主张银行在办理开户业务时未根据其意愿而擅自为其办理了保险理财产品业务,但其在开户当日并未提出异议,此后相当长时间内也未以诉讼或仲裁方式提出异议,故对其主张不予采信。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案例7:吴要康与中国工商银行上海松江钢材城支行借记卡纠纷案〔案号:(2014)松民二(商)初字第1470号〕

【案件事实】

持卡人吴某在工行某支行申请开立牡丹灵通银行卡,使用该卡进行人民币存取款、转账以及消费等结算业务。吴某发现账户内的存款丢失3万余元后向上海市某公安分局报案,吴某认为工行某支行未能保障其账户资金安全,违反双方储蓄合同约定,导致其资金损失,故诉至法院。

【裁判要旨】

原告银行卡内的存款在异地连续转账和取现,以致卡内余额几乎清空,与原告此前的结算清单明显不同,应属于异常交易。原告在发现异常交易后,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并挂失处理,以证明他人使用伪卡在异地ATM机上盗刷卡内资金的事实。被告虽有异议,但未举证证明涉案结算交易系原告持卡所为,故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被告允许使用的ATM设备,未能识别伪卡,违反安全保障义务,导致异常交易发生,故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原告对其银行卡的信息及密码负有妥善保管责任,而本案异常交易的发生,需他人使用伪卡和密码完成,故原告银行卡被盗刷,与其未尽保管之责存在因果关系,其对由此产生的损失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据此,原、被告均存在违约行为,双方均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裁判结果】

吴某与工行某支行各承担50%的损失。

?

案例8:谷传甫与中国农业银行上海松江支行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案号:(2014)松民一(民)初字第7139号〕

【案件事实】

持卡人谷某在农行某网点申领借记卡一张,其在上海住处接到农行95599的短信得知上述借记卡接连发生数笔异地取现交易及手续费交易。谷某当即拨打110报警,随后又多次拨打95599农业银行的客服电话要求银行止付,在与农行协商无果后,诉至法院。

【裁判要旨】

银行借记卡在ATM机上取现成功,需满足银行卡卡片相符及输入密码与设定密码相符的两项条件。本案中,他人在被告允许使用的ATM机设备取现,而ATM机设备未能识别伪卡,导致异常交易发生,应认定被告违反安全保障义务,存在一定的过错,故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而原告银行卡被盗刷,除了使用银行卡片,也需要输入正确的原告设定的密码,由此可见,本案异常交易的发生,与原告对其银行卡的信息及密码未能尽到妥善保管责任存在因果关系,原告也有过错,因此,原告对由此产生的损失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据此,原、被告均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裁判结果】

原被告各承担50%责任。

?

案例9:中国农业银行上海金泽支行与顾明英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案〔案号:(2015)沪二中民六(商)终字第323号〕

【案件事实】

顾明英申领农业银行金穗借记卡,密码为其配偶生日,该卡实际由其子朱峰使用。某日突然收到短信提示,显示卡内存款共计被支取7万元,顾明英马上办理口头挂失,并向上海某公安分局报案后,在与银行协商无果后诉至法院,农行金泽支行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裁判要旨】

在本案系伪卡交易的情况下,农行金泽支行未能识别伪卡而从顾明英帐户中扣取相应款项及手续费的行为,违反合同约定,应对包括存款利息在内的减损后果承担主要责任。顾明英将银行卡转借他人,利用该银行卡绑定支付宝进行网络交易,并基于他人生日设定密码,客观上加大了密码泄露的可能性,顾明英应对存款减损的后果承担次要责任。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农行金泽支行承担70%的责任,顾明英承担30%的责任。

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