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借人涂改借条,担保人需要承担保证责任吗?

单位 | 88必发手机娱乐律师事务所(上海/北京/深圳)发布日期:2016-09-09 10:10:51

编辑:管敏正、董晓娜 上海88必发手机娱乐律师事务所 律师

这是一起普通的民间借贷案件,但是却因出借人对借条的利息条款进行了涂改,当事人对于担保人是否应当对利息部分承担保证担保责任,存在很大争议。在一审、二审均已判决担保人应当对利息承担保证责任的情况下,本所律师作为担保人在再审阶段的代理人,能否力挽狂澜,为担保人争取最大化利益?

一、案情先容

江某(借款人)于2011811日签署借条一张,向贾某(出借人)借款人民币8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1811日起,但借条中还款日期、利息、合同签订地等均为空白未填写。同时,W企业在上述借条上“担保人”处盖章,称为了保证借款的偿还,本人愿为以上借款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按期全额归还;担保范围:本金、利息、罚息以及实现借款债权的费用(包括律师费、诉讼费等);担保时间:借款合同约定还款期限届满后贰年内。

在上述借条出具当时,江某持有W企业100%股权并同时担任该司法定代表人;201112月底,江某将其持有的上述100%股权转让给了案外人G企业。

2014321日,贾某就本案起诉,诉请为要求被告一江某归还借款800万元、支付利息(利率按月2%计算);被告二W企业就上述承担连带责任。

?二、争议的观点

本案看似非常简单,是一个很普通的民间借贷纠纷,但是由于出借人私自涂改了借条,擅自增加了利息条款,并加重了债务人的责任,特别是加重了担保人的担保义务,因此,争议特别大。

争议之一:出借人贾某变造了本案最重要的证据——借款合同(即借条)。贾某对于本案重要证据借条的涂改或变造是否已经导致了原借条的失效?或者说是否对担保人已经失去了法律效力?

本所代理律师观点认为:作为担保人,根据我国现行法律的规定,利息条款是合同的主要条款之一,主合同的变更,并没有获得担保人的同意,该项变更将导致保证合同的失效,保证人不再承担保证责任。也就是说,由于出借人贾某增加利息条款的证据造假已经导致了保证人的担保义务的丧失。

争议之二:利息条款的添加是否导致了担保人担保责任的加重?该项加重义务担保人是否可以免责?

本所代理律师认为:因借条出具时并不存在利息的约定,因此即使借款人江某其后认可约定利率,也应认定为本案借条出具后借款人江某作为借款人与出借人贾某对主合同进行了变动加入了利率,但因该变动并未取得保证人的书面同意且属于加重债务人的债务,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说明》第三十条的规定:“保证期间,债权人与债务人对主合同数量、价款、币种、利率等内容作了变动,未经保证人同意的,如果减轻债务人的债务的,保证人仍应当对变更后的合同承担保证责任;如果加重债务人的债务的,保证人对加重的部分不承担保证责任”,W企业对利息的部分依法也不应承担保证责任。

争议之三:江某庭上承认利息的存在是否对早已股权转让的W企业有约束力?

本所代理律师认为:W企业为依法成立的企业,具有独立于其股东的法律主体资格,本案中借款人为江某,W企业仅为保证人,二者分别具有完全不同且独立的主体及身份,江某的个人行为不能当然视为W企业的行为;江某在W企业的全部股权已经于201112月底转让,即江某目前早已不是W企业股东或法人,股权受让人为善意且不知情,况且借条并未载明利息,因此,为避免江某与贾某的可能恶意串通,故本案不应由W企业承担所谓的利息的担保责任。

三、法院的判决及其理由

(一)原一审法院

在原一审庭审过程中,法院查明原告贾某事后对于借条中还款时间、利率、签订地点等内容自行进行了添加;借款人江某认可借款时口头约定了利息;借款人江某已归还200万元。

对此,原一审法院认为:

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约定支付利息的,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限制借款利率的规定。原告贾某与被告江某口头约定的利息明显高于法定最高标准,原告贾某在庭审中主动将借款利率按月息2%计算,与法不悖,本院予以准许;

W企业在作出保证时系股东为江某的一人企业,江某同时为法定代表人,故W企业应当明知借款存在利息,本院对W企业所称不知道借款存在利息的抗辩理由不予采信,W企业的保证责任范围包括借款本金和利息。

综上,判决江某归还本金、支付利息,并由W企业对上述所有还款责任承担连带责任。

(二)原二审法院

原二审法院认为:涉案借条虽有添加还款日期等瑕疵,但贾某实际出借了钱款,江某也收到了借条项下的钱款,因此贾某与江某间形成借贷关系,上诉人W企业亦为该借款的连带责任保证人,上诉人W企业要求确认借条无效,进而要求驳回被上诉人贾某原审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撑;对于上诉人W企业是否应承担借款利息的连带清偿责任,由于原审审理中江某陈述借条出具时双方口头约定了利息,且江某及上诉人W企业也确认,涉案借款发生时,上诉人W企业为江某投资的一人企业,故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担保时应当明知借款利息的约定,并无不当。上诉人W企业的上诉请求,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撑。

(二)再审法院

再审法院认定W企业对于借款人江某、出借人贾某约定的利息不应承担保证责任,仅对未还借款本金以及因逾期归还本金衍生出的逾期还款利息承担责任,其认为:

本案借贷关系因其被实践而成立,且该借款合同内容合法,实属有效;W企业就涉案借款事宜承诺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系其真实意思表示,亦依法成立并有效。借款人江某向出借人贾某归还部分本息后,尚欠借款本金6,632,750.00元及利息迄今未还,应承担还本付息责任。W企业作为江某的连带责任保证人,对于未归还本金应依法依约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

借款双方在W企业作为保证人签章的借条上,并没有对借款利息作出约定,故此后借款双方就给付利息形成的合意,应认为是对主合同的部分变更,这一变更依法应取得保证人的书面同意。本案现有证据尚不能证明借款双方就借据形成后又约定利息的行为取得了保证人的书面同意,故保证人W企业对借贷双方约定的借款期内利息不再承担保证责任。但出借人贾某在提起本案诉讼时对借条上还款期限、保证人盖章确认的时间等内容作的事后添加,也并不免除保证人全部的保证责任,W企业仍应就江某尚欠借款本金及逾期还款利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四、小结

本案最终经过一审、二审、再审等程序后尘埃落定,本所代理律师的观点基本上被再审所采纳,充分维护了担保人的利益。透过本案可见,即使借款人、出借人其后口头约定利率,仅对出借人、借款人有效,未经担保人同意的,对担保人不发生效力;即使担保人为借款人一人企业,借款人的行为也不能当然被认定为担保人的行为,法院也不能随意推定。因此,出借人涂改借条,但未经担保人同意的,担保人对因涂改而增加的债务不应承担责任。

但是,从该案中,民间借贷的当事人应当汲取教训,在签署借款合同或借条之前,借款的关键信息一定要填写完整,避免因此而引发不必要的纠纷。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