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工程实际施工人能否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单位 | 88必发手机娱乐律师事务所(上海/北京/深圳)发布日期:2017-12-14 16:47:23

编辑丨上海88必发手机娱乐律师事务所 ?童飞虎

引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了承包人依法享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但实际在建设工程领域中存在大量分包、转包、挂靠等情形,导致工程承包人并非工程的实际施工人,本文中笔者将因分包、转包、挂靠等情形而实际承担工程施工建设任务的主体统称为“实际施工人”。因我国法律并未明确规定实际施工人是否享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导致司法实践中争议较大,最高人民法院以及各级法院的判例也大相径庭。本文试就相关问题进行分析,如有错漏,欢迎各位指正。

一、案例分析
(一)支撑实际施工人优先受偿权的案例
案例一: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283号】珠海宝辉生物科技有限企业与伍常青及湛江市粤西建筑工程企业珠海企业案外人实行异议之诉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实体上,一、二审判决查明的事实表明,伍常青系丽丰花园项目的实际施工人,宝辉企业对该事实并未提出异议,只是主张伍常青不具有施工资质,其与粤西企业签订的是无效合同。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说明》第二条的规定,即便认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实际施工人在工程竣工验收合格的情况下仍有权主张工程价款。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规定,承包人可以就建设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本案中,伍常青作为丽丰花园项目的实际施工人有权对该项目地上建筑物拍卖所得的价款主张优先受偿权。一、二审法院支撑伍常青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案例二: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39号】沙伯基础创新塑料(中国)有限企业与福建省土木建设实业有限企业、福建省土木建设实业有限企业深圳分企业、SAMSUNG工程有限企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民事裁定书: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说明》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的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发包人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二审法院认定被申请人对涉案工程享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沙伯企业的理由不能成立。”

(二)未支撑实际施工人优先受偿权的案例
案例三: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2311号】王春霖与辽宁万泰房地产开发有限企业、盛京银行股份有限企业沈阳市泰山支行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本案中,建设工程的承包人是市政第十工程处和东方市政企业,王春霖只是该工程的实际施工人,不符合法律及司法说明规定的可以享有优先受偿权的主体资格;王春霖实际施工的工程是小区的部分道路排水工程,该排水工程属于分项工程,且在性质上不宜折价、拍卖,亦不符合法律及司法说明规定的该工程系其承包且按照工程性质可以折价或者拍卖的条件。因此,王春霖作为实际施工人,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没有法律依据。此外,另案生效民事判决已判令万泰企业向王春霖支付工程价款,即王春霖作为实际施工人向发包人主张工程价款已获支撑。原判决在其论理过程中作出的部分认定虽有不妥,但其驳回王春霖诉讼请求的结论正确。”

案例四: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1083号】贺诗昌、辽源市和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企业与辽源农村商业银行有限责任企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二)关于原判决适用法律是否存在错误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之规定,只有依性质可以折价或者拍卖的工程的承包人才依法享有建设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依据贺诗昌与和谐地产企业签订的《施工合同》第二条约定,贺诗昌施工的范围为接通小区电源、安装对讲门铃系统、楼道墙面刮大白工程以及工程粉饰、门窗、水暖安装、电器安装等。这些工程依性质不宜折价、拍卖。更重要的是,由于原判决已认定贺诗昌与和谐地产企业签订的《施工合同》因贺诗昌没有建筑资质而无效,因而即使认定贺诗昌具备实际施工人身份,也不应支撑其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三)分析
可以看出,对于实际施工人能否主张优先受偿权的问题,因为在法律规定上并不十分明确,所以在司法实践中法院的裁判尺度也未能统一。根据笔者对检索到的相关案例进行分析,笔者作出如下归纳:
1.法院支撑实际施工人优先受偿权的主要观点
1)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的承包人享有建设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认为实际施工人可以直接参照承包人同样享有优先受偿权。
2)实际施工人为真正的施工主体,可以突破合同相对性原则,向发包人主张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从而保护实际施工人的利益。
3)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三点,建筑工程价款包括承包人为建设工程应当支付的工作人员报酬,将实际施工人的优先受偿权归结为该条里的工作人员报酬,从而支撑实际施工人的优先受偿权。
4)依据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2015年4月征求意见稿)第三条的第一种意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实际施工人请求依据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对承建的建设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的,应予以支撑。
5)保护建筑工人权利、公平原则等相关考量因素。

2.法院不支撑实际施工人优先受偿权的主要观点
1)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的承包人享有建设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明确为承包人的权利,实际施工人不应享有。
2)依据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2015年4月征求意见稿)第三条的第二种意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实际施工人请求对承建的建设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的,不予支撑。

二、笔者观点
我国法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说明并未对实际施工人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作出明确规定。部分地方法院对实际施工人的优先受偿权作出了规定,但态度大相径庭,例如:浙江省、安徽省高院有条件地认可了实际施工人的优先受偿权,但广东省高院对实际施工人的优先受偿权基本持否定态度,因此导致司法实践中也存在不同判决,笔者从以下角度进行分析,浅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一)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立法目的
考虑到发包方往往在建设工程中处于强势地位,为保护施工企业以及建筑工人的合法权益,同时考虑到建设工程领域存在施工企业大量垫资的情形,且建设工程是建筑工人把建筑材料结合后所创造的,凝聚了大量的劳动成果,故法律赋予承包方优先受偿权保障其基本权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中规定,建筑工程价款包括承包人为建设工程应当支付的工作人员报酬、材料款等实际支出的费用,不包括承包人因发包人违约所造成的损失。从上述规定中亦可看出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制度的初衷是保障建设工程中弱势方的基本权益,保障建筑工人的劳动报酬,保障建设工程的顺利建设。因此,当前建设工程领域存在层层转包、违法分包、资质挂靠等诸多乱象,实际施工人承担着工程中最重要的建设任务,但却处于利益链的末端,赋予其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有利于实现制度设计的初衷,符合《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立法目的。

(二)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法律性质
1)留置权说。有观点认为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类似于承揽合同中的留置权概念,但《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并未将实际占有建设工程作为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的前提条件,因此两者之间的构成要件并不符合。
2)抵押权说。有观点认为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是种特殊的抵押权,但抵押权需以双方合意为基础,且抵押权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而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可依承包人单方意思行使,且无需进行公示程序。
3)法定优先权说。有观点认为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是特殊的、依照法律规定所产生的优先受偿权,笔者较为赞同该观点。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是基于建设工程的特殊性以及法律对承包人的特别照顾产生的,其优先于抵押权和其他债权受偿同样是法律的特殊安排。

(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与代位权的区分
《合同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因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债权,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以自己的名义代位行使债务人的债权,但该债权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除外。故部分法院在裁判观点中认为实际施工人可以基于代位权的规定,在承包人怠于向发包人主张工程款的情况下,可代其主张债权并继而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解答、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引导意见部分采纳了该观点,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引导意见基本认可该观点,将总包人或转包人怠于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作为实际施工人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前提条件之一。
笔者认为该观点实质上未认同实际施工人有权作为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主体。但若从代位权的角度出发,除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债权,对债权人造成损害也是债权人主张代位权的前提条件之一。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解答、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引导意见并未将对实际施工人造成损害作为其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前提条件,因此两省高院虽考虑到实际情况有条件地允许实际施工人主张优先受偿权,但难免有扩大说明之嫌,与《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之规定并不完全一致。若如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规定,实际施工人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则基本适用代位权制度,无疑给实际施工人主张权利设置了重重障碍,无法保障实际施工人的合法权益。

(四)实际施工人应当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有观点认为实际施工人往往无建设资质或超越其建设资质施工,此时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若合同无效而支撑其享有优先受偿权,恐有不妥。但笔者认为,此属于政府部门的行政管理范畴,无资质施工应由政府部门加以管制、处罚。但无资质施工与建设工程的质量高低并无必然联系,即使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的,实际施工人仍应有权向发包人主张优先受偿权。
有观点认为合同具有相对性,实际施工人与发包人并无法律上的债权债务关系,故实际施工人不应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笔者认为,合同相对性并非绝对的,债权人撤销权制度、代位权制度皆有条件地突破了合同相对性原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说明》第二十六条规定了实际施工人有权向发包人主张权利,发包人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该条款本身就突破了合同相对性原理,因此允许实际施工人主张优先受偿权并未违反现行法律制度,反而有助于保障实际施工人、施工工人等弱势群体的权益,同样也符合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制度的立法初衷。
法律赋予承包人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是考虑到承包人对建设工程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为防止其投入大量资金、劳动力后一无所获,故让其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以消除其后顾之忧。但目前建设工程领域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借用资质等违法情形仍普遍存在,承包人往往并不参与施工建设,正是由于名义施工人与事实施工人的不一致,方才产生了实际施工人的概念。而实际施工人才是投入大量资金、劳动力的主体,若法律只赋予名义施工人(即承包人)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而不赋予实际施工人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则将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制度难以发挥其真正价值。


附:法律法规
(一)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八十六条
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

(二)司法说明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
一、人民法院在审理房地产纠纷案件和办理实行案件中,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规定,认定建筑工程的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优于抵押权和其他债权。
二、消费者交付购买商品房的全部或者大部分款项后,承包人就该商品房享有的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不得对抗买受人。
三、建筑工程价款包括承包人为建设工程应当支付的工作人员报酬、材料款等实际支出的费用,不包括承包人因发包人违约所造成的损失。
四、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
五、本批复第一条至第三条自公布之日起施行,第四条自公布之日起六个月后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说明》
第二十六条
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三)地方高院规范性文件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
第二十二条
分包人或实际施工人完成了合同约定的施工义务且工程质量合格,在总承包人或转包人怠于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时,就其承建的工程在发包人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可以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意见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引导意见》
第18条
分包人或实际施工人完成了合同约定的施工义务且工程质量合格的,在总包人或非法转包人怠于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时,就其承建的工程在发包人欠付的工程款范围内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可予支撑。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在审判工作中如何适用《合同法》第286条的引导意见》
第2条
建设工程合同订立总承包合同后,再由总承包人订立分包合同的,在总承包合同、分包合同均有效的情形下,发包人拖欠工程款的,总承包人可以对工程折价或者拍卖价款主张优先受偿权。分包人对自己承建部分主张享有优先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但如因总承包人怠于行使优先权损害分包人利益,分包人可依照《合同法》第七十三条的规定就其承包工程价款范围内向发包人主张权利。
第7条
在建设工程承包合同无效的情形下,承包人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

(四)其他
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2015年4月征求意见稿)
第三条,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
52、第一种意见:发包人与承包人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约定承包人预先放弃行使优先受偿权,承包人起诉请求确认上述约定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在确定该预先放弃承包人真实意思的基础上,对承包人的请求不予支撑。
第二种意见:发包人与承包人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约定承包人预先放弃行使优先受偿权,承包人起诉请求确认上述约定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对该请求予以支撑。
53、第一种意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实际施工人请求依据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对承建的建设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的,应予以支撑。
第二种意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实际施工人请求对承建的建设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的,不予支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